菜单

信奉的归信仰,法律的归法律

2019年2月7日 - 法律效力

信奉的归信仰,法律的归法律

——苏天富行政处罚案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苏天富诉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南明区宗教事务局(被告一)和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民族教派事务委员会(被告二)行政处罚及行政复议案,业经法院开庭审理。在庭审后,代理人本与审判长约定下星期三前交给书面的代办意见,然在自我收拾此份书面代理词以前,五华县法院宣判已至。如此,则自己的这份代理词对于案子的一审结果当然已不具有其他意义,然为善始善终计,亦考虑到不妨对信教和法规的关联难题,借此与诸位做一点谈论,仍不揣浅陋,完毕文本,以达诸君。或归一审卷中,以移动二审,亦可。

一、 法律无权审查信仰

信仰自由,既包涵信、不信与改信的随意,也席卷信教某个宗教和宗教的任性。正如《世界人权宣言》第十八条所述:“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职分;此项权利包蕴改变她的宗教或信仰的擅自,以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地下地以教义、实践、礼拜和戒律表示他的宗派或信仰的妄动。”信仰可以单独或集体、公开或潜在地意味着,其实践方法,不应受到权力的过问或法律的规制。

《公民权利和政治义务国际公约》第18条“三、表示自己的宗派或信仰的任意,仅只受法律所规定的以及为涵养公共安全、秩序、卫生或道德、或旁人的基本权利和随机所必备的界定。”那里的法律规定,分明不是不受限制的轻易框定,其对“表示友好的宗派或信仰的擅自”的限定,亦应“为涵养公共安全、秩序、卫生或道德、或外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所必需”,超出那些范围,都无需由法律来调整和束缚。信仰表明及信仰活动,只要不危机“公共安全、秩序、卫生或道德、或旁人的基本权利和随机”,当然无需与法律暴发交涉。让信仰的归信仰,法律的归法律,如此,才有真正的信仰自由,也才有良法善治。

中华刑法对宗教信仰自由的王法限制亦同此理,其在第三十六条规定“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国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还要,亦只确定了“任何人不得使用宗教举办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国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只要宗教活动未有此二种状态,明显不应加以限定。

在那一个意思上,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和《福建省教派事务条例》中装有关于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合、宗教教职人士需向宗教事务部门申请、审批、批准等规定,均属于不恰当地赋予行政部门对宗教事务的审查权,不但有违宗教事务备案制的国际通行做法,也有违现行行政诉讼法的主导精神(《立法法》第八十七条规定:“行政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劳,一切法律、国际法律、地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都不可同行政诉讼法相龃龉”),本质上是对教派信仰自由的限定、剥夺和风险。

《青海省宗教事务条例》第四条第一款规定:“本条例所称宗教团体,是指依法成立的道教社团、伊斯兰教社团、佛教组织、天主教爱国会、天主教教务委员会、道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伊斯兰教协会和天主教山西教区等区域性宗教社会社团。”将东正教两会(东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伊斯兰教协会)外的恢宏家家教会等新教社会集团排除在宗教团体之外,不但违背刑事诉讼法和上位法,更剥夺了信仰公民对宗教和教会的选拔权,已是赤裸裸地危机教派信仰自由。

二、 本案法律适用

1、 前述钻探已包罗本案法律适用的关于内容,不再赘述。

2、
苏天富、李国志二人以宗教教职人士身份成立烟台活石教会,设立宗教活动场面、社团举行宗教活动,活石教会接受宗教性捐献并未“破坏社会秩序、损害老百姓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在中原民事诉讼法所保持的平民宗教信仰自由的限量内。

3、 被判罚人认同错误

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第四十三条第二款规定:“非宗教团体、非宗教活动场地协会、进行宗教活动,接受宗教性捐献的,由宗教事务部门责成甘休运动;有作案所得的,没收违纪所得;情节严重的,可以并处非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即被处罚人只有“非宗教团体、非宗教活动场合”,并不蕴含个人。

而《湖北省宗教事务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非宗教团体、非宗教活动场面、非宗教教职人士社团、举办宗教活动,进行宗教培训,接受宗教性捐献的,由宗教事务部门责令甘休活动;有作案所得的,没收违纪所得;情节严重的,可以并处不合规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该条规定将被处罚人扩充到“非教派团体、非宗教活动场馆、非宗教教职人士”,鲜明与上位法兰西共和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相争辨。

《立法法》第八十八条第二款规定:“民事诉讼法律的出力高于地点性法规、规章。”因而,本案中,《安徽省宗教事务条例》中与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相龃龉的条目,显属无效条款。

法律效力,另,按照《行政处罚法》第十一条第二款:“法律、国际法规对违规行为已经作出游政处罚规定,地点性法规要求作出具体规定的,必须在法网、刑事诉讼法律规定的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事、连串和宽窄的限量内确定”,《山西省宗教事务条例》在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规定之外伸张被判罚人范围,显属不合规。

综上,本案的行政处罚决定将苏天富、李国志二人列为被判罚人,是漏洞百出的,也是违规的。

4、 违反一事不再罚原则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民政局于二〇一五年1四月9日作出筑民取字【2015】第2号《取缔决定书》,认定南昌活石教会“未经注册,擅自以社会公司名义开展活动”,决定予以查禁。同日,毕节地区南明区宗教事务局作出南宗取字【2015】1号《取缔决定书》,认定李国志、苏天富“擅自设立教派活动场合”,决定予以查禁。在那两份《取缔决定书》作出之后,李国志和苏天富创立的金华活石教会和在六盘水市南明区花果园二期写字楼C9栋(济南国际中央3号)2单元第24楼8、9、10、11号房设立的宗派活动场馆均被禁止,二人精神上已不能再协会、举行任何集体性宗教活动。由此,该两份《取缔决定书》实质上已盈盈禁止二人团伙、进行集体性活动的情节,越发是对场面的禁止中,明显带有有针对李国志、苏天富二人的内容,之后铜仁地区南明区宗教事务局再在南宗行罚字(2017)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责令苏天富、李国志为止运动,明显违反了一事不再罚的民事诉讼法基本原则。

5、 个体性教派活动不可禁止也惊慌失措禁止

个体性宗教活动不在相关法规的规制范围内,且实际法律也很难限制个体性宗教活动。比如,法律无法禁止个人在家祷告,无论她有无宗教教职人士身份;事实上,尽管禁止,也很难执行。

对个体性宗教活动拓展规制既不适用,也有违宗教活动特质。正是从这几个维度,才能更好地精晓为啥在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中责令甘休运动的只可以是非宗教团体和非宗教活动场地,而不包罗非宗教教职人士。

6、 超越二年追溯时效的表现不应处罚

《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违规行为在二年内未被发现的,不再给予行政处罚。”本案中,因每一笔捐献款都是独家独立的,故其表现有着可分割性,而不要有连日或者一而再状态,故固然将收受教派性捐献的表现肯定为犯罪,其处罚时效也至多从意识非法行为之日起往前追溯两年。由此,即使依被告提交的证据所示,将花果园社区服务中央举报的岁月,即《案件受理登记表》上的案发时间二零一四年六月3日作为发现不合规行为的时点,其处罚时效也至多追溯至二〇一二年六月3日。在那此前的享有捐献款,均不在处罚时效内,不应给予处分。

三、 本案事实

1、区分团体和私家

经受宗教性捐献的是厦门活石教会这一集体(就算不考虑其是还是不是宗教团体),而非苏天富和李国志个人。潍坊活石教会被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民政局查禁这一实际(不认同其合法性),恰恰声明了其团队属性。因而,台州活石教会接受的宗教性捐献,并不等于苏天富和李国志二人承受的。

2、任什么人只应对协调的行为承担义务

任什么人只应对团结的作为承担权利,是主导的法规规范和法律常识。本案中,即便认定宗教性捐献是不合规的,固然要对苏天富和李国志二人举办处分,也只好对他们分别接受的捐献部分予以没收。而事实上,苏天富和李国志二人看做教职人员,并不插手教会的财务管理,除从教会领取少量的工钱外,从未从信徒和教会接受过任何其他捐献和提取过其余别的薪俸。倘诺须求她们为本人之外的一颦一笑承担权利,无疑是可怜荒唐的。

3、负责人不等于教会

两被告将教会与苏李二人划等号,其主干的实证逻辑,是说苏李二人是活石教会的领导者。首先,苏天富和李国志只是活石教会四个牧师、九个执事中的二人,是教会成立人,也是其焦点成员,但并不等于该二人就是管理者,也并无其余客观证据可以证实该二人是唯二的长官。其次,管事人是一个法规定义,要求有众所周知的法规专业确认其身份属性,如《民法总则》规定:“按照法律或者法人章程的确定,代表法人从事民事活动的管理者,为负责人事人的法定代表人。”又如《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适用<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商法>若干题材的解释》第五条规定:“行政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的‘行政机关首长’,包含行政机关的正职和副职领导。”而本案中,两被告认为苏天富和李国志是活石教会的管事人,并无任何法律根据予以协理。再度,苏天富本人在庭审中明确陈述:“是的,我是活石教会的高管,但自我是牧师,我只担负讲经和说法(按:牧师的义务是喂养、指引、怜惜),我只承担宗教事务,不担当财务,不担当捐献,根本不是被告所知道的意义上的公司主。”最后,退一万步说,即便苏天富和李国志二人是活石教会的企业管理者,但官员难道等于教会吗?教会接受的捐献难道就等于总管接受的吗?

4、苏天富和李国志并非一体的 

该行政处罚决定对苏天富、李国志没收不合规所得人民币7053710.68元。但,苏天富与李国志系五个独立的自然人,并不合法律上具备共有关系的要旨。由此,在行政处罚中必须旗帜显然两被惩罚人分头的没收数额。如此,该行政处罚方具有强烈,才不会促成被处罚人缴款任务不了然,互相之间权利重(英文名:rèn zhòng)合甚至争辨。

5、捐献款非非法所得

收受信教公民捐献,乃教会维持健康运作,社团、进行教派活动所不可或缺,也是在拥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度平时的常态。自古及今,宗教活动即与捐献弹指不可分,从无违纪之忧。捐献无随意,则信仰无随意。无论基于怎么着的法网专业,无论对活石教会的团体属性如何界定,都不应贸然将捐献款以不合规论处,那样的任性认定,不但与大千世界常见的活着常识并辔齐驱,而且会耽误信教公民最节省最义气的宗教心思,是对百姓教派信仰自由的强行践踏。

别的,那几个捐献款均为信教公民合法财产,捐献乃自愿行为,是捐献者的忠实意思表示,本质上是一种赠与合同涉及,完全可以依民法和《合同法》调整,而不劳宗教事务部门多此一举越俎代庖。若以“不合规所得”予以没收,岂非赠与人的自愿赠与,倒成了权力机构的囊中之物?如此攫取搜刮,恐怕反而才是“不合法所得”吧?!

6、所得不等于一切捐献款相加

“非法”所得是或不是就相当于一切捐献款相加之和,至少两被告没有提交丰硕丰裕和有说服力的法律按照和辩护阐释。首先,活石教会接受的宗教性捐献,均用于教会的各个公共开支,其中除建堂开发外的常务支出,首要用以救灾慈善、活动场所、资料编印、人员薪酬、信众子女教育、信众供养死葬等方面,这几个开销均用于教会及所属信众的宗教事务及其余有关事情,显著不能够肯定为“不合法所得”。其次,尽管依据被告一委托合肥安达会计师事务所所作《审核报告书》列出的核查结果,烟台活石教会二零零六年四月至二〇一五年四月里面收入5022,220.68元,支出6401,309.40元,支出已经远超收入,“不合规所得”从何而来?

7、借款更非“不合规所得”

更有甚者,在《审核报告书》中显著列明是借款的2031,490.00元,被告一居然也将其算入“不合法所得”之中,实在是勉强相当。众所周知,借款是一种合同法律关系,系民事法律调整的范围,显明不应对其以“非法所得”予以行政处罚。

8、活石教会不能够获准注册是地方当局宗教事务部门背信的结果

       
事实上,并非活石教会不情愿提出相应的宗教团体和宗教活动场面的注册申请和兴办申请,那地方,活石教会一贯在与四川省和安顺市的宗教事务部门及相关总管主动关系、协调。青海省宗教事务局原参谋长龙德芳曾经表示河北省宗教事务部门与李国志、苏天富等人协商过活石教会的登记事宜,并答应给予批准。本着与无聊政权不对立的爱心,李国志、苏天富等人也曾积极根据龙德芳市长的渴求,向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宗教事务部门提出登记报名,但安顺市的宗教事务部门却违背了龙德芳参谋长表示甘肃省宗教事务部门的应允,在切切实实技术细节上翻来覆去刁难,导致活石教会最终无力回天形成注册。这一结出不是李国志、苏天富两牧师和活石教会的原由导致的,而是湖南省及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教派事务部门的缘由(背信)造成的,其结局不应由两牧师及活石教会负担。

四、 对基本证据的眼光

作为着力证据的绍兴安达会计师事务所(2016)安达<专项>字第003号《审核报告书》存在以下难题:

1、
该《审核报告书》既非财务审计报告,更非司法鉴定报告,在凭证的合法性、有效性方面过于虚弱。正是按照对财务审计这一特定事项专业性的考虑,代理人在庭前证据交流时提议了由法院委托专门的司法鉴定机构来对有关财务资料和表格举办科班的司法鉴定的提请。

2、
该《审核报告书》是由被告一偏方委托作出的,其材料全套来自公安部门移交,委托审核既未告知原告,也未听取原告意见,更未给原告提供提交资料的时机。由此,明显,该委托事项、审核根据、报告结论均短缺必需的客观性、中立性、公正性、完整性、周到性。

3、
该《审核报告书》所依据的被审批材料除二零一五年外,唯有历年的财务公示表,而无原始凭证和记账凭证,在未曾详尽完整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和其余会计资料的底蕴上作出的财务审核,显著违反《会计法》的必要,无法得出真实的财务处境。

4、
两被告对该《审核报告书》的凭证判定存在鲜明的逻辑冲突。两被告均对该报告书的忠实、关联性、合法性予以认可,却又对其中载明的借贷持有异议,认为无原始凭证予以证实,不可以肯定为借款。假若照此逻辑,那么除二〇一五年外的具有历年财务公示表,均无原始凭证和记账凭证,为什么两被告对根据其总计的下结论却又完全认可吗?

五、行政处罚程序非法

1、本案无需点名管辖

两被告人提交的全体凭证中,并无表明原告及活石教会在云岩区有别的非法行为的内容,且原告提交的凭证也验证,云岩区教派事务局完全清楚原告及活石教会在云岩区的移动情形,亦可见,云岩区宗教事务部门并不认为原告及活石教会在云岩区留存其余违规行为。因而,本案并不设有管辖权争持,无需向被告二请示指定管辖事宜。既如此,被告一对原告及活石教会在云岩区的移动也并无管辖权。

2、若是根据被告一的逻辑,其在指定管辖前的考察和取证是犯法的

既然如此被告一自认为存在管辖权争持,须要向被告二请示指定管辖事宜,可知被告一对协调管辖权的合法性并不确定,那么依此逻辑,在被告人二二零一五年1五月31日点名被告一管辖本案此前,被告一并无合法的管辖权,其调查和取证均是不合规的,所形成的证据材料均不可以看做定案依照。

3、行政处罚听证程序不合规

本条、听证会主持人谯高华及书记员黄靖婷二人均为案件的办案人,依法应当回避。(详见庭审笔录,不赘述)

那一个,按照《山东省行政听证规定》第十五条:“听证组织活动重点官员担任听证人的避开,由听证社团自发性的上一流行政机关决定。”而听证笔录彰显,在听证会上,李国志代理律师申请主持听证的南明区宗教事务局司长谯高华回避,但谯高华只是出去打了不到五分钟的电话,且接电话的人据谯自述是办公的小张,并不是上一级行政机关老板。对该回避申请的操纵,鲜明严重背离《江西省行政听证规定》。

其三、听证组织机动未依法保险李国志和苏天富的听证代理律师的阅卷权,听证会现场阅卷,使两位代理律师没有丰富的预备时间,不能正常履职。

其四、因听证会已开至下班时间,两代理律师及苏天富均提议,无合法理由不应加班,应当休会,择日继续听证。三人因而离开听证会现场,听证协会机动却无正当理由就此平息听证。也即,实质上,该听证程序没有做到,相关的陈述、申辩意见也从未说完。该听证会中道而止,显属非法。

六、 结语

该案的行政处罚决定和行政复议决定,其不合法性已侦破,无需再费唇舌。我本以为,法律虽无法查处信仰,却得以变成护卫信仰自由的利剑。我本指望,法官能斩断权力的铁蹄,还牧者以纯粹的信奉天空。但是,面对眼前的一审判决,我的一体期许,一切幻想,以及上述所写的上上下下,或都沦为纸上空言。

不过我却并不灰心,也不难过,因为主说:伸冤在本人,我必报应。穿法袍的人呀,不要企图以法律的名义强暴信仰,不要以为这么将激怒大家,大家必忍耐,坚固我们的心,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

                                                                     
苏天富代理律师:燕薪

                                                                       
      2017年11月26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