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法律顾问【恐怖故事】杀狗记(重口味,胆小勿入,爱狗者勿入)

2019年2月6日 - 法律顾问

Chapter  1虐狗丫头

深夜,S市。

贝烟从灯洋酒绿中回到,无聊浏览网络。

血淋淋的大标题赫然挂在最鲜明的岗位:全网直播,虐狗少女!

作为大龄女青年,贝烟还以为虐的是单身狗。

点开摄像,一个十二三的小女孩用一体系的果品刀将一只金毛钉在墙上,她拿刀子从狗的肩头骨处划开,再用手揪住他的皮用力往下扯。

她力气小,一脚踩着它,一手用力扯着。

金毛不住的哀鸣,很快就成了一个血球,奄奄一息。

女孩点上一支烟,吸了两口,将烟蒂狠狠按在它一只眼睛上。

“滋——”隔着屏幕,就好像都能闻到狗肉烧熟的芬芳。

弹幕上一阵责骂,各个脏话飙个不停,那少女端了电磁炉过来,时而泼上一勺油去,时而割下一块肉来,就地煮熟吃了。

一半白骨森森,一半血淋淋。

他割开狗的胃,秽物一涌而出,她恶心坏了,一锅油就给泼了上去。

贝烟看到,那秽物中,有一根人的手指,其上戴着结婚戒指。

那不啻,已经不是为博眼球虐狗的标题了。

Chapter  2恐怖小说

“可问出哪些结果了?”

“贝律师,那儿女说,狗是她在路边捡到的,因为吓到了他,所以才把它捉了来。”

“可相信度如何?”

“不大可能说谎。”

贝烟想了想,“带我去看他。”

那女孩肯定被吓到了,缩在椅子上呼呼发抖。

例行公事,问那女孩住址,贝烟惊诧,竟和他一个小区,却根本没有见过那孙女。

贝烟将那手指的肖像丢给她,“且不说那手指头和您有没有关联,你从哪个地方知道那种严酷的不二法门的?”

女孩啜泣不答话。

“你说,说了自我便让你家人领你回去。”

“是……是一本书。”

“你也看过?原来,《杀狗记》那样火呀。”

贝烟笑了。

他二〇一八年就在有些宠物群里,听那多少个爱狗人士谴责那部随笔,说小编心绪变态,是什么的憎恨狗。

出于暴力、凶杀的小说是饱受禁止的,但某些狂热粉依旧集资印刷了数十万册,贝烟也买了一本,觉着除了血腥外,没有任何看点。

却不想,照旧误导了青少年。

Chapter  3检察官

S市这一年内,每月的22号都会暴发一起血案。

遇难者全是养着大型宠物犬的中年妇女,每天除了涂脂抹粉便无所事事,以至身材臃肿,像一坨肥瘦比例失调的梅干菜扣肉。

死者全身的肉都被割下,只剩余白骨和裸露的内脏,一只眼睛已被烟头烫瞎,另一只眼睛圆睁着。

而这整副骨架,恰恰少了一条腿骨。

贝烟想,这一手,像极了《杀狗记》,而那文章的撰稿人,竟是佚名,无数粉丝人肉了很久,都寻不到她,委实神秘。

贝烟窝在沙发上看书,封宇打开门进来,“怎么,看书啊?为案件头痛?”

“你是俺检察院的法律顾问,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他将贝烟抱过来,“不如别做了,在家给我做饭呢。”

贝烟抓着她领带,将她拖将过来,“这几天又不是安全期,你来做哪些?”

“说的那叫什么话!”

他顺手从她口袋顺了根烟过来,叼在唇角,回头继续翻着那页书。

“啊?《怎么着谋杀你的娃他爹》?”封宇啼笑皆非,“你那让自家情何以堪……”

贝烟轻蔑,“夫君,你算吗?”

封宇怏怏不快,他是S市的检察院局长,有妻子,可惜人老珠黄。之前贪慕贝烟美色,便同她在了同步,这几年,他也摸不清贝烟脾气,她似乎……来者不拒。

“有饭吗?”

“锅里。”

“什么饭?”

“狗肉。”

追思明日的案件,封宇禁不住一阵反胃。

Chapter  4狗男女

封宇的妻妾张小丽走失了自己金毛犬,听人说它在贝烟住的小区现身过,便寻了过来。

没寻到狗,生怕它面临到同视频中的狗一样的天数,念着贝律师住在此处,就想着去打听摸底意况。

他按了门铃,叮叮咚咚。

叮叮咚咚无人答复,再叮咚几声,想来贝律师不在家,正准备要走,却听门内一个强行男声,“这么晚了,神经病啊。”

那,那怎么像,像他家老封?

他今日不是夜班班……

张小丽更一阵眩晕,叮叮咚咚一阵比一阵急速的按了起来,贝烟穿着睡衣前来开门。张小丽一把推开他,冲进几步就境遇封宇。

贝烟关上门,盈盈的笑。

“你个不要脸的臭婊子——”张小丽揪住贝烟,狠狠扇了他一耳光。

贝烟一脚将他踹倒在地,“母猪。”

他转身进了起居室,冲封宇,“你自己解决吗。”

一连数个小时,都是张小丽的裂口大骂声,“封宇,你以为自己不了然你是个如何事物!即使没有我,你小子现在还在……”

贝烟翻了个身,床垫吱吱呀呀的,略膈应。

Chapter  5又见命案

张小丽死了。

正是当月22号。

张小丽死前被关在一个地下室里,被“汪汪”声叫醒。

四周有十多少个铁笼子,内中全是金毛犬只。

他被绑的凝固的,布条堵住了她的嘴,她只得咿咿呀呀发出声音。

凶手牵过一只金毛犬过来,恰是她家那只,她平素都将它当家人看。

凶手割下他的鼻子,她疯狂的哀鸣起来,鼻子丢在地上,那金毛犬吃掉,连血痕都舔干了。

凶手将金毛犬牵过来,她满是惊恐。

“你不是最欣赏它么,每一天抱在怀里,外甥孙子的叫,现在,你怎么怕起你孙子了,恩?”

“你说你是干了些吗,才能生出这么的外孙子?”

凶手割下她脸上的肉,给贪婪的金毛吃了。张小丽不住的哀鸣。

“太吵了。”

凶手割下她的舌头,凶手点起一根烟,幽幽吸了两口,烟蒂狠狠按在她一只眼睛上。

“滋——”

他就像很享受,“你领会自己怎么留着您那只眼睛么?”

“眼神,我欣赏看你那眼神,要不是怕引来人,我更欣赏听你的鸣响。”

“你干吗闭眼眸呢?那样自己就看不到了,乖。”

凶手那出很小的手术刀,如临深渊将她眼皮割了下去,像雕琢一件工艺品。

“还有,是你女婿为了和贝烟在协同,将您送到我那里的。”

她眸底,忽然如死灰一般,逐渐的,要错过色彩了。

“怎的,死的这么快呀,别啊,你看,你养了终身的狗,每日好吃好喝的供着,到头来照旧吃了你肉,畜生就是畜生,怎的说你不听啊?”

“你们带着体型那样大的狗,招摇过市,威风么?向来都是狗仗人势,怎的到了当代社会,竟反过来了?人仗狗势?”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旁人的想法?在您眼里,那是你孙子,你女婿,在外人眼里,就只是害怕,同样,看哪,在狗眼里,你就是食品。”

“你也真活该哪!”

凶手一口啐在那挂着零星白骨的脸上,抬起十八分米的高跟鞋,一脚踩在他嘴里,将她脖颈穿透。

终于,死透了。

一了百当。

凶手将一把药物洒在他随身,放手了那狗。

那狗饿今日头条食一般,一口口,将他的肉全都吃净。

Chapter  6掩藏的面目

封宇再来贝烟那里时,一脸的困顿。

“那天,最后一个见张小丽的是本人,她失踪了,警方一贯来找我问话,真是不胜其扰,那婆娘,不清楚跑何地去了。”

贝烟点了盏蜡烛,蜡烛燃起时,有不测的香味。

“好香。”

贝烟为他端上一盅排骨汤。

“不会是狗肉吗?”

“是的哦。”

烛光下,贝烟穿着黄色半圆裙,一袭波浪卷发,雅观极了。封宇不禁心神荡漾,“你真好。”

“若是,你爱妻出事了啊?”

“那疯婆娘,死了多好,每一天抱着这只狗,想想就恶心,她要死了……”他一把搂过贝烟,“死了,你就跟自家……”

“先吃吧。”

封宇尝了一口,觉着极鲜,“咦,这不是狗肉啊,这是?”

封宇忽然觉着头有点晕,全身都使不上力,朦胧中看见贝烟向她走来,他踉跄扶着贝烟,望床上歇息。

贝烟只幽幽的笑。

“那肉,是张小丽的肉啊。”

封宇轻刮她的鼻子,“小魔鬼,这么恨他,吃醋了是不?”

贝烟拿了小刀,将床罩划开一个缺口,一时间,数十个白骨露了出去,这是女生的腿骨。她用来收藏纪念的,她从中取了一个,“看,这是您太太的。”

封宇一惊,想将她推向,奈何全身柔嫩,“那汤,那汤有,有药……”

贝烟只是笑。

“你可还记得,二十一年前的事?”

“你的婆姨,张小丽养的第一条狗怎么死的?”

“若是不记得,就让我来唤起您。那年,张小丽牵着狗,它咬伤了旅途一个女性,那女士有一个六岁的孙女,拿水果刀,就将狗扎死了。那时,你们说那狗相当难能可贵,同你们情绪很深,如同你们的外甥,而那家人杀了狗,毁坏财物,赔到倾家荡产。那家男人死的早,孤儿寡母,那女生身体不佳,不久就气死了,那六岁幼女也就成了孤儿。”

封宇越听越心悸,“你,你想……”

贝烟将封宇绑在床头,牵来五只金毛犬,掩面咯咯的笑,“张小丽已经有了一副皮毛棺材,你啊?”

“你们就同一个棺材吧,哈。”

“不过,从哪儿开端吧?”

贝烟目光挪到他下身,眼波流转,扬手就将那罐药物撒在她裤裆,她俯身笑得极恣意,“就从那边开头吧。”

饿了三日的金毛犬,猛腾讯网食般冲了上去。

只听一声惨叫,和任性的狂笑声……

(全文完)

注:特殊原因,禁止转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